美联储“军事力量”未能首先让新兴市场贬值

7月29日,当美联储再次决定维持利率不变时,美国联邦基金利率(Federal Funds Rate)已连续2417天维持在历史低位。

这场为期2417天的低利率“派对”给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带来了无尽的欢乐,但也可能是全球市场上的最后一场狂欢。

尽管美联储在7月份的利率声明中没有立即宣布“派对”的结束,但对美国经济的乐观预期相当于向派对敞开大门,告诉这些“狂欢者”是时候回家了。

三种耻辱为了避免聚会结束时的“踩踏”,美联储一直希望建议“狂欢者”以更圆滑、更温和的方式自愿有序地离开。

然而,在鸽派代表美联储主席耶伦(Yellen)的解释下,这种做法已经变成了一种“三不”,即不承认、不拒绝或不表态。所有这些都是通过投资者和美联储之间的“心灵感应”实现的。

因此,在没有新闻发布会的情况下,美联储7月份的利率声明成为市场理解美联储“心跳”的唯一指南。

这份声明比6月份的利率讨论声明多了近200个字,明显有7处变化,全文传达了对美国经济的乐观情绪。

尽管美联储对7月份利率声明的大部分修改仅限于措辞上的修改,但在修改后总体基调更加积极的货币声明仍显示出美联储加息的意愿。

在7月份的声明中,美联储对美国经济的看法继续升温。美联储表示,从之前的“第一季度经济活动小幅扩张后”到“最近几个月经济活动适度扩张”。

为了证明经济形势继续改善,美联储在声明中还增加了“家庭支出适度增长和住房部门进一步改善”等句子。

从就业市场的角度来看,一种更加乐观的情绪出现了。

7月份利率声明的七项变动中,有四项与就业市场有关。

美联储对美国就业增长的看法已经从“加速增长”转变为“稳定增长”。对失业率的态度已经从“失业率仍然稳定”转变为“失业率正在下降”。

与此同时,耶伦更加重视的劳动力资源利用率也有了新的变化,从“劳动力资源利用不足减少”到“年初以来劳动力资源利用不足减少”

面对就业市场各项指标的改善,美联储加息的总体措辞也发生了变化。美联储在7月份的利率讨论声明结束时表示,“当劳动力市场已经有一定程度的改善,并且对通胀将在中期上升至2%的目标有合理的信心时,提高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是合理的。

“在美联储的这份总结声明中,只有四个词比6月份的声明多——也就是说,“在某种程度上”,但这四个词使美联储的声明有了不同的味道。

“‘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这一变化意味着失业率已经达到或将很快达到美联储的要求。

花旗银行(Citibank)在7月份对美联储货币政策声明的分析中写道,“声明措辞的变化表明加息早于晚于加息。

“在花旗看来,美联储加息的时间窗口仍可能是9月。

美联储在7月以10: 0的投票结束了利率会议,这是美联储货币政策委员会连续第五次保持共识。

在美联储7月份的利率会议之前,市场9月份加息的可能性预计为45%,宣布加息后将升至55%。

另有45%的投资者持保留意见的原因主要在于美联储对通胀观点的改变。

美联储在7月份的声明中,删除了此前关于“能源价格已经稳定”的观点。

“能源价格持续下跌导致的通胀徘徊在低位,为美联储做出货币决策留下了充足的空间空,这将为美联储提供观望的机会。

因此,美联储预计将在12月而不是9月加息。

法国巴黎银行表示。

从天堂到地狱,无论美联储如何希望凭借“三不”避免市场动荡,面对近6年来首次加息,市场仍感到恐惧。

尤其是那些来自新兴市场的“乘客”,他们曾经乘坐美联储宽松货币的“直升机”,背负巨额债务。

美联储宣布利率决议的同一天,巴西再次按下加息按钮。

巴西央行宣布将基准贷款利率上调50个基点,至14.25%,这是该国自美联储去年9月表示愿意加息以来的第七次加息。

巴西的经济衰退、高通胀和腐败丑闻都增加了该国的政治不确定性,而美联储的加息暗示可能会加速这一不稳定的“催化剂”。

为了赶上大宗商品的“好日子”,巴西企业在过去四年里已经筹集了近2000亿美元的债务,其中仅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就在美国市场借入了520亿美元。然而,伴随这些的将是大宗商品市场的大幅下跌和美元的升值,这对巴西企业来说是一个“魔咒”。

截至7月29日巴西货币雷亚尔今年对美元下跌已经超过21%,创下12年新低,而凭借这一跌幅巴西雷亚尔也成为了全球表现最差的新兴市场货币。截至7月29日,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汇率今年已下跌逾21%,跌至12年来的低点。随着这一下跌,巴西雷亚尔也成为全球表现最差的新兴市场货币。

巴西雷亚尔的遭遇反映了新兴市场货币的“命运”。

在流动性充足的时代,新兴市场已经成为投资者的“天堂”——自金融危机以来,新兴市场的总债务已经占到全球债务增长的一半,一旦流动性收紧,这就成了投资者将避免的“地狱”。

其中,巴西等经常账户赤字巨大的国家最先被抛弃。

“美联储加息将极大地鼓励资本从新兴市场流向发达国家,而这背后最大的受害者可能是经常账户赤字最大的国家。

法国兴业银行高级外汇分析师基特·朱克斯说。

7月28日,根据彭博社(Bloomberg)汇编的可追溯到1999年的数据,由主要新兴市场货币组成的指数跌至历史低点,过去一年累计下跌19%。

新兴市场货币的抛售正迅速从南美蔓延至欧洲和亚洲。

土耳其里拉成为仅次于巴西雷亚尔的第二大新兴市场货币,年内贬值17%,而在亚洲经历过东南亚货币危机的国家再次进入“同一条河”,泰铢兑美元汇率跌至6年低点34.9,马来西亚林吉特和印度尼西亚卢比跌至20年来的最低点。

然而,比18年前更糟糕的是,在上次亚洲金融危机中扮演“救世主”角色的中国现在陷入了两难境地。由于中国经济放缓,中国央行可能仍需要在未来三个月降息。然而,为了保证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它也担心人民币贬值会对货币的信誉造成损害。

“在中国经济放缓和美联储加息的双重打击下,新兴市场可能正进入一条黑暗的隧道。

“标准人寿对新兴市场的投资经济学家亚历克斯·沃尔夫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