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扁妈案谈美国和西方中国社会对台湾民主法制的讨论

左起:研讨会主持人向龙律师,前囯大代表孙英善,资深会计师林清吉、张德芝,前侨选立法委员营志宏律师(刘菲摄影/)点击看大图从扁马案说起美西华人学会研讨中国台湾民主法制(记者刘菲洛杉矶报道)美西华人学会(ChineseAmericanProfessionalSociety)于12月17日下午在洛侨中心举办了2006年度最后一次研讨会,通过讨论中国台湾政坛的国务经费风波和台北高雄市长选举的结果对中国台湾的民主法制做了回顾与展望。左起:研讨会主持人向龙、前代表孙应山、高级会计师林庆基、张德志。前华侨选举立法委员应志宏律师(刘飞照片/)点击大图以卞马案开始,谈及美国和西方华人协会(记者刘飞,洛杉矶)美国和西方华人协会(中国专业协会)2006年12月17日下午在罗桥中心举行的最后一次研讨会。 通过讨论台湾政治中的国家经费混乱和台北高雄市长选举的结果,回顾和展望台湾的民主和法制。

会议由美国华裔律师协会前主席龙律师主持。北美中国会计师协会创始委员会主席林庆基、首席监事张德志、前华侨立法者应志宏、前中国代表孙英山应邀发言。

林清基的会计师首先从审计的角度分析了陈水扁的国家机密费用和才真旺姆九的特殊费用。

林庆基说,许多媒体和普通人对这些资金的使用仍不十分清楚。

事实上,无论是国家机密费还是国家元首的特别费,都是行使其职能和职责所需的支出,不能被视为国家元首的收入。

因此,报销费用需要书面证据。

他倾向于将才真旺姆全的特殊费用归因于程序上的疏忽,也就是说,他的会计师用大额发票来补充小额发票,而陈水扁的保密费用被怀疑将公款用于私人用途。

张德志认为,这两个事件比审计更具有政治性,制度上的问题比实际问题更大。

通过他在第一洲际银行20多年的工作经验,他解释说,大公司几乎每个人都使用假发票。原因是发票经常丢失或遗忘,所以他不得不找一张收据来补充。

与此同时,他觉得所有这些专项资金实际上都被党变成了私人资金。

因此,他认为陈水扁和才真旺姆的最大错误是找不到一个好的会计师来管理这笔钱,而陈水扁的大部分问题在于他的妻子。

同时,他提到了总统机密开支的“特例”,即陈水扁的决定在收到礼物后是否受到影响。就个人而言,他认为这比开具假发票的问题严重得多。

总统机密费案开审日,《台湾宪法》第52条规定的“总统刑事豁免权”成为法庭攻防的焦点。

关于民进党和第一夫人的律师团队在法庭上对第五十二条的解释,律师应志宏指出了他认为荒谬的三点:即把《宪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刑事起诉豁免”扩大到调查、审讯和作证豁免;与此同时,只要所涉案件与职务有关,刑事豁免不仅在他的任期内享有,而且永远享有。另一个是将总统的豁免权扩大到他周围的人。

一些专家认为,民进党在高雄选举中出人意料的胜利与中国台湾人的本土意识有关。

与此同时,许多专家提到,扩大协商的透明度对选举的公平和合理性以及整个民主制度的实施具有重要作用。

与胡锦涛政府在中国大陆的反腐运动相比,英律师指出,虽然中国大陆的反腐运动似乎非常有效,但由于缺乏政治透明度,人们只能看到冰山一角。此外,其反腐取决于领导人的决心。如果他们认为这会动摇党,他们就不会这么做。

相比之下,台湾立法院非常活跃,每天都有人突然指责,媒体也非常活跃,每天都有人挖。因此,即使统治者不想打击腐败,老百姓也可以向前推进。

然而,中国台湾也有问题,因为台湾的司法机构并不独立。经过半天的工作,法庭会没事的。

因此,为了真正成功地打击腐败,台湾和中国大陆都需要实质性的制度改进。

只有实现全面民主,才有希望打击腐败。

主持人向龙律师指出,民主具有类似的警示功能,特别是以中国台湾的非典事件为例。

他说,如果疾病在一开始就暴露出来,至少让医务人员知道并采取预防措施,这样可以防止未来发生大灾难。

这种现象在许多政治和日常事务中很常见。换句话说,如何首先暴露问题,让每个人都能理解它,然后集中他们的智慧去处理它,而不是仅仅掩盖它?

在专制制度下,警报不会响起。

因为所有的权利都集中在某个中心点,所以没有人会去拉响警报。最后,就像泰坦尼克号一样,只有当它下沉得很快时,它才会为人所知。

不受阻碍的信息来源和人民的讨论和投票自由保障了民主制度。

为了使选举机制真正反映现实,人们还必须能够得到准确可靠的建议。

美中协会成立于1979年初,有400名成员,包括大学教授、医生、律师、工程师、会计师和银行家。

该研究所旨在促进中国人之间的学术联系和交流,并在人文社会、科学工程、财经和生物医学领域提供意见和服务。

该协会每年都举办学术研讨会和年会,就像网易彩票一样。它已经邀请了200多位著名的专家学者,如丁肇中和李昌钰来讲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