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春成免费开采象棋、纸牌、桌上游戏和其他游戏十年,铁路大亨获利20亿元

辽宁程春工贸集团(以下简称程春集团)董事长王春成因涉嫌一起重大腐败案件而被调查,他也可能面临内蒙古采矿权所有权的诉讼。

王春成,一位来自辽宁省阜新市的民营企业家,以修建巴新铁路而闻名。跃进煤矿和阜新新邱露天煤矿是支撑其产业扩张的两大摇钱树。

然而,由于10年后未能改变采矿权,王春成于2004年初接管的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旗跃进煤矿的采矿权现在正由国有企业的前雇员行使。

2004年2月,西乌旗政府与程春集团签署《矿产资源合作开发协议》(以下简称《合作开发协议》),将已进入破产程序的国有跃进煤矿的采矿权和土地无偿转让给程春集团。

结合产量和煤炭价格,许多国有企业的前员工估计,跃进煤矿在所有权转移给程春集团后贡献的产值超过20亿元,但后者使用的采矿权仍属于国有跃进煤矿。

换句话说,从2004年至今的整整十年里,程春集团一直免费使用国有采矿证书进行煤炭开采,并获得了丰厚的利润。

据此,这些工人希望通过诉讼收回他们的采矿权。

由于地方政府对国有企业的重组和吸引外资的浪潮,非规范经营的历史缺陷一直留到今天。

西盟中级法院裁定此案不可受理后,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等法院提出上诉,截至《财经》出版时,内蒙古自治区高等法院尚未决定是否受理此案。

将信访转交给司法人员提起诉讼的最初动机在于解决企业破产后的赔偿问题。

跃进煤矿于1958年投产。到2003年,有400多名雇员,其中126名是正式雇员。其余是雇员的子女、合同工、长期临时工等。

根据雇员的报告,当该系统在2003年破产和重组时,所有雇员只得到拖欠的工资和社会保障,但没有得到相应的补偿。

时任矿长的李永发表示,自2004年以来,西乌旗、西盟和北京的员工一直在上访,分批上访的职业已经持续了十年。

2012年,西乌克兰旗政府发布了一份类似于总体解决方案的文件,但问题仍未解决。

2014年2月开始了新一轮喧闹的访问。工人和工作人员向船旗国政府报告了他们的问题,船旗国政府认为已经发出了答复,双方陷入僵局。

激动的员工在2月和3月两次冲进旗政府办公楼表达他们的要求,每次都有200多人。

李永发介绍说,旗领导连夜为我们召开了一次会议。你有话要说,所以你不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今年3月19日,中央、国务院办公厅依法发布《关于办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意见》,呼吁建立涉法涉诉信访司法程序机制。

现任西武旗副旗手常胜表示,在中央政府精神的大背景下,我们建议员工采取法律程序。

由于政府支持法律程序,我们没有理由向上级机关上诉。

李永发通过互联网搜索在北京找到了企业破产和重组领域的律师,旗政府甚至提出承担律师费。

为了找出赔偿方案,接受该员工委托代理本案的北京中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韩传华查阅了大量前期重组文件。

查阅目前跃进煤矿采矿权申请登记表时,发现登记表中的采矿权申请人仍为国有企业西乌旗跃进煤矿,只是法定代表人被王春成王春成控股的一家个体公司所取代,原国有采矿权证书已在延续申请中使用。最近一次申请延续是在2013年。

在进一步调查中,工作人员认为他们发现了更多疑点。

这涉及到国有资产的巨大损失。

李永发认为,这一发现也增加了员工的需求。除了破产赔偿,他们还希望收回价值10亿元的采矿权。

像当时的其他地方政府一样,位于锡林郭勒草原的西乌旗在2003年也从事两件事:重组国有企业和吸引外资。

当时,改革的背景很大,国家让国有资产有序流失,无望扭亏为盈。

时任西乌克兰旗经贸局局长的张许氏回忆说,旗内的其他国有企业,如乳品厂、毛皮厂和酒厂,已经退休。

由于资产和负担沉重,其余三个地方的小型国有煤矿没有归还。

西五旗首先将其最大的煤矿白音华一号出售给国电庄煤炭公司,另一方承诺接管所有员工。哈达图煤矿实行了股份制改革。只有跃进煤矿还有待改革。

工人们也不否认改革的必要性。

在2003年6月14日的工作日志中,时任跃进煤矿副经理的李永发在列出跃进煤矿的债务后写道,改革势在必行。

同日,小组会议决定起草该计划,并向旗经贸局报告,旗经贸局是主管部门。会上提到集体股权参与。

根据李永发的工作日志,同年6月23日,团队会议讨论了破产(重组)后资金的来源。

最后,初步同意将企业股本设定为每股260万元、2万元,并结合200多万元的企业负债,实行员工出资持股,员工愿意购买至少一股、最多64股。

他们决定核对账目,让员工对彩票登记感到放心。

6月27日,跃进煤矿全体职工参加改制动员会召开,时任副旗手杨李煜和旗经贸局局长张许氏参加了动员会。

据工作人员事后回忆,这是第一次动员会,效果不好。

因为员工们认为每股20,000元太高,所以他们没有热情认购。

此后,在第二次动员会议上,有40至50名团队成员和工作人员代表。

张许氏在会上建议,增加股份数量,同时将每股价格降至1000至2000元,以提高每个人成为股东的积极性。

会上进行了表决。根据员工的印象,80%以上的员工代表会后投票赞成交流。

然而,直到程春集团接管跃进煤矿后,才就重组问题进行进一步讨论。

双方对原因持有不同意见。

参与重组的几位政府领导人向财经记者回忆说,程春集团被允许接管的原因是,在两次动员大会之后,员工们无意出资。

此外,企业的领导层不团结,让团队成员合伙接管的想法也有所下降空。

工作人员认为,大多数工作人员代表在第二次动员会议上投票,但不知何故投票结果没有获得通过。

此外,当船旗政府联系程春集团时,一些职工代表仍找到相关领导要求员工持股计划,但遭到拒绝。

2004年1月,跃进煤矿正式破产,员工离职。

后来,煤矿扩大了,已经存在了46年的企业家庭也被拆除了。近1,000名原雇员及其家人分散在各地,今后继续申请重新安置补偿。

作为当年煤矿主管部门的负责人,张许氏介绍说,他已经为跃进煤矿遗留的问题找到了解决办法。

他首先征求跃进煤矿职工的意见,总结问题,起草方案,经旗党政联席会议讨论后正式实施。

关于正式雇员的报酬,建议的标准是,如果基数是3000元加上300元乘以服务年限,工作20年的正式雇员可以得到9000元。

非正式工人不能拿基数。

在张许氏的印象中,程春集团当时一共给了几次几百万元,特别是给了法院清算组的账户,从而优先保护了员工。

当时有六种形式,包括煤矿、经贸局、劳动局、就业局、财政局和公证处的六方。赔偿是否支付必须签字,并由经济贸易局存档。

矿权谁属至于破产之后的煤矿开发,西乌旗政府(甲方)与春成集团(乙方)于2004年2月签订的合作开发协议商定,以现有煤矿为中心,周边5公里范围由乙方勘探并开采,甲方协助乙方办理勘探开采手续。谁拥有采矿权是煤矿破产后的发展方向。西五旗政府(甲方)与程春集团(乙方)于2004年2月签署的合作开发协议约定,乙方将对现有煤矿进行勘探和开采,甲方将协助乙方办理勘探和开采手续。

乙方将在一年内投资5000万元改造现有煤矿,并在未来启动洗煤厂、自备电站、煤化工等后续产业。

根据招商引资的原则,西武旗政府给予乙方大量优惠政策。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现有煤矿的采矿权属于乙方,甲方将把采矿证书等证书交给乙方临时开采,并负责各种证书的更名。

根据合作开采协议,程春集团停止了跃进煤矿长达46年的油井开采,并投入巨资将其改造为更高效、更安全的露天开采。

根据旧采矿许可证,矿区面积近1.8294平方公里,年生产规模仅为30万吨。然而,根据协议,程春集团在接管的第一年就将矿区扩大到5平方公里,生产规模达到150万吨。

工人们估计跃进煤矿过去十年的产值已经超过20亿元。

合作采矿协议中的矿业权临时安排已成为未来矿业权归属的焦点。

跃进煤矿原经理杨贤斌,改制后调任西五旗国土局矿业管理股股长。

杨贤斌回忆说,几年后,他发现程春集团重组后仍然使用跃进煤矿的采矿许可证,并敦促对方将其采矿权改为自己的名称。然而,他们拿出了与船旗国政府签署的协议,并表示企业没有责任处理此事。

杨贤斌调任后,接任的王春成成为跃进煤矿的法定代表人。然而,由于涉及各种证书更名的协议条款尚未得到实际执行,程春集团自支付843,200元的资源费以来,一直继续使用旧的采矿证书。

这导致从权利登记人的角度来看,该煤矿的采矿权仍然属于国有跃进煤矿,这是一个尚未被取消的法人实体。

当船旗政府签署协议时,它作出了超出其权力范围的承诺,后来没有履行。

一位熟悉重组过程的人士在分析采矿权纠纷的根本原因时说,变更和转让采矿权的权力属于内蒙古自治区土地局。旗政府如何有权力处理这个问题?这个人还谈到了历史上看待这些程序性缺陷。在那个时代,基层政府不熟悉相关的法律法规,其运作不可避免地不规范。

发现这一漏洞后,75名员工将程春集团、西吴起政府和相关部门列为被告,理由是合作开发协议损害了国家、企业和员工的利益,试图收回采矿权,并要求程春集团返还采矿收益和赔偿损失。

2014年6月20日,西盟中级法院裁定起诉不可受理。

原因是当年西乌旗政府与程春集团签订的合作开发协议是政府国有部门对企业国有资产的行政调整。

根据最高法院《关于审理企业改制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受理政府主管部门因企业国有资产行政调整和转让而发生的纠纷。

不接受该裁决的员工已委托律师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法院上诉,该法院正在研究是否受理该案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