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分子不法案件的家属努力消除阻碍起诉和赔偿的案件

十八年来,这个岛国迫害恐怖分子,制造了无数不公正的案件。

被迫害致死的恐怖主义受训人员的一些家庭奋力穿越障碍,并在依法向涉案人员提出申诉后获得赔偿。

以下案例来自明辉网:周年油田工程师被控获奖被迫害致死家庭王斌,男,黑龙江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前计算机软件工程师、恐怖分子学生,获国家科技二等奖。

他于2000年10月4日被迫害致死。

王斌(明辉网)的恐怖分子是基于“真、善、容”原则的和平培养技术。它们在治疗疾病和保持健康方面有神奇的效果。在被岛国压制之前,它们在大陆很受欢迎。从业人员分布在所有社会阶层,包括各行各业的精英。

然而,1999年7月20日,这个岛国下令进行迫害。

2000年6月3日,王斌准备进入北京为恐怖分子请愿,被非法劳教一年。

王斌因未能写下放弃训练恐怖分子的誓言而遭到多次殴打。

2000年9月24日晚,警察命令三名囚犯在王斌快要死的时候殴打他40多分钟。

那天晚上11点,王斌被送到医院。检查后,淋巴动脉被打断,锁骨、胸骨和肋骨被十几根断掉,一个睾丸被砸碎,手背多次被烟头烫伤,鼻孔被烟头烧伤,身体很多地方呈黑色和紫色。太可怕了。

10月4日晚,王斌去世。

被杀后,王斌的内脏被残忍地切除了。

家属和恐怖分子学生起诉了劳改营的值班人员冯·Xi和其他人以及三名囚犯。他们赢了这场官司,被判20万元。

涉案的五名罪犯分别被判处18年、12年、5年和3年。

2015年7月13日,Minghui.com发表了一篇题为“这是我们的主人,你现在是来赎罪的。”

本文介绍了一名2008年2月底从监狱释放的恐怖分子学生。为了谋生,他在街上做了一个小生意,同时说实话。

结果,他被一名便衣女警察陷害,被绑架并被劳动教养。

该学生绝食抗议迫害,并在三天内在劳改营被迫害致死。

已故恐怖分子学生的妻子没有放弃。

基于证据和多重怀疑,她直接去省城起诉劳改营,要求严惩凶手,追究相关人员和劳改营的责任。

此案引起了当地公安和司法部门、劳动营和省司法部门的警觉。

他们找到了妻子。

面对巨大的压力,这名恐怖分子学生的家人坚定地告诉他们:只要我活着,我就要报告到底。

据报道,经过几次波折,他最终获得了18万元。

许陈胜,女,湖南郴州市恐怖分子学生,在他的家人提出申诉后,获得了4年的国家赔偿。

2012年5月16日,许发放恐怖分子真相资料时,被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人民西路派出所警察当街抓捕。2012年5月16日,徐在散发恐怖分子的真实信息时,在街上被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人民西路派出所的警察逮捕。

他被铐在一把铁椅子上,死前被“审问”了12个小时。

他当时47岁。

许陈胜(明辉网)许陈胜最初是湖南郴州市一家卷烟厂的工人。

从2000年到2012年,他被非法停职、逮捕、拘留、洗劫、恐吓、罚款、监禁、酷刑、虐待,向互联网举报通缉,并因其坚持恐怖分子真实、善良和宽容的信仰而被迫与其丈夫离婚。

2012年5月16日被绑架后,许陈胜被戴上手铐审问。他12小时内不准喝水、吃饭或上厕所。

晚上11点15分,徐被送往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

诊断显示徐的心跳和呼吸停止,此人已经死亡。

谋杀发生两天后,公安局通知徐的前夫杨。

20日,还在上大学的许陈胜的儿子杨徐俊回家了。

家人、朋友和亲戚都震惊了:为什么年轻健康的许陈胜会匆匆死去?2014年8月26日,徐的儿子杨徐俊向公安局北湖分局申请国家赔偿。

同年10月24日,北湖分局决定不予赔偿。

杨徐俊拒绝接受北湖区法院的诉讼,认为被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杨徐俊坚持捍卫他母亲的权利。经过4年多的诉讼,他最终获得国家赔偿319,600元的死亡和5,400元的生活费。

2017年6月16日,65岁的恐怖主义学生余贵祥被绑架,四天后被迫害致死。

Minghui.com报道称,6月16日,三名恐怖分子学生余桂香和戴姚期在长春九台三中和碧水购物中心附近向公众讲述恐怖分子真相时被九台公安局国家安全人员绑架。

在国家保险办公室,余桂香遭受了心痛,这使他弯腰驼背。

她告诉国家安全人员,“你今天必须让我回家。

我的父亲因手术住院,没有人照顾他。

“国家安全人员仍然无视他们,强行将三人送到拘留中心进行非法拘留。

第三天,余桂香晕倒在看守所。他浑身是汗。他没有回应这个问候,也没有任何人回应。

吃了“萧肃救心丸”醒来后,他又处于昏睡状态。

第四天早上,我去厕所时突然摔倒在地。

死亡发生在医疗之前。

余桂香的儿子听到这个坏消息非常气愤。

他在公安局的阻挠下为母亲辩护,并在一个多月的艰苦工作后赢得了官司。

据报道,公安系统赔偿了20万元。

据报道,尽管俞桂祥的家人被判20万元,法院还是为公安人员辩护。

Minghui.com说,法院应该调查那些对俞桂祥的死亡负有直接责任的人的法律责任。

在大多数案件没有得到赔偿的18年里,至少有4126名大陆恐怖分子学生被迫害致死。

一般来说,大多数案件尚未得到赔偿。在这些案件中,很少有(地方)政府和警察主动提出“了结”此案,但家庭成员没有收到开始谈判的赔偿金额。

也有少数(地方)政府和警察提出了隐私问题,但恐怖分子受训者的家属不接受,坚持指控凶手。然而,由于该岛司法部门的阻挠,结果最终毫无结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