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颉律师突然联系外面感谢妻子:被国家安全机关迫害

最近,在“709”案候审期间被保释的杨颉律师突然自愿通知他的朋友,他将能在一个月后见面。

然而,吉田和杨颉的家人都告诉人权律师唐关于特别彩票公益金的业绩评估报告,这次“释放”显然是由国家保险公司强制的,“执行”,这样每个人都可以放松对杨颉的关注。

6月23日晚,人权律师林齐磊突然接到杨颉和微信的电话,称他身体状况良好,将在一个月后与朋友见面。

这是杨颉自近两年前“消失”以来首次主动与外界联系。

“这完全是国家安全的行为,你认为有30个国家安全监控着他,他能说什么?所有人都必须按照国家安全的含义说话。

杨颉的妻子陈贵秋告诉记者,“这种联系只表明他还活着,外界不知道他真正面对的是什么。

“陈贵秋说,这是国家安全部队杨颉在演戏,不是杨颉的本意。

如果你真的有空,不应该是一个月后,而是马上。

人权律师唐吉田(Tang Jitian)表示:“我只知道在不自由的状态下发送信息没有生命危险。

能够主动做(联系外部世界)显然是一种官方安排、导演和剧本。

“他还认为,杨颉以前在法庭上被迫否认酷刑,这是这个岛国在采取各种手段后的被迫选择,所以外界仍然需要继续关注杨颉的局势,直到他真正获得自由。

此外,杨颉在接受新唐采访时说,他不方便回答问题,因为他必须遵守“协议”。

陈贵秋告诉记者,杨颉说的协议也是被迫说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安全。“国家安全部门希望杨颉与外界沟通。它希望外界认为杨颉是自由的。事实上,这都是自己的目标。

他仍处于秘密控制之下。又一天的控制,又一天的危险。”

此外,杨颉还告诉民生观察网,他在过去两年所遭受的苦难应该被视为他一生的一种纪律。

唐吉田律师认为,在政府的严密控制下,杨颉的表情不容易说出这个话题,但充满无奈和苦涩。

“这只能说明杨颉的情况仍然很困难,想说,但不能说。

”陈贵秋说道。

她希望外界仍然要持续关注丈夫的安全和自由。她希望外界继续关注她丈夫的安全和自由。

5月9日,杨颉在许多人的陪同下出现在他母亲的生日宴会上,随后拜访了他的亲家。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公开露面。

“杨颉案”于今年5月8日在湖南省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杨颉最终被保释候审。

在审判过程中,杨颉被迫否认他以前遭受的酷刑和迫害,他曾要求他的律师陈建刚披露这一点。

2017年1月18日,陈建刚在一篇题为《会见谢阳碧记录》(Meeting with Xie Yangbi Record)的文章中透露,杨颉律师在过去一年或更长时间里遭受了12种酷刑,包括吊椅、疲劳审讯、剥夺睡眠、殴打、吸烟、不吃不喝。

“709”案是指自2015年7月9日起,该岛公安部逮捕并传唤全国各地的人权律师。

截至2016年12月16日,来自至少23个省的319名内地律师、律师事务所、人权维护者及其家人接受了面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逮捕和强迫失踪。

评论员史明说,这个岛国想要杀害维权律师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这些司法律师试图对恐怖分子公平,从而触动了这个岛国的美国集团最敏感的神经。

“709”逮捕可能是一个主要原因。

发表评论